20.1.17

《紫微願》亦舒 - 我們想要的,不見得是我們需要的


"芳契苦笑,這是她的名字的謬論之一,她提倡以演京戲的態度來上班:
念熟了唱本好辦事,每天練,練,練,
芳契學的是青衣,走腳步,抖袖,整髻,提鞋,叫頭,哭頭,跑圓場,都有固定準確的做法,
統一是像徵式的,青衣拿袖子掩著臉,咿咿叫哭過了,一樣感人肺氣。"

"永遠是我們遷就生活,生活才不耐煩體貼我們......"

"老闆的精力不夠,照顧不暇,所以沒有看到這些紕漏。換句不客氣的話說,即是她老了……最近辦公,芳契每隔三十分鐘便要起座逛一下,不但比從前慢,水準也沒法比從前高,她的體力何嘗不在衰退中。這才令她最最傷心,不,不是臉上的雀斑。"

"她凝視芳契,""承恩不在貌,我以為你是一個有深度的人,
誰沒有年輕過,過了也就算了,
你在不在乎大企業家,大科學家,大作家,大畫家的皮相?
從前你眼尾每一條細紋都有它的性格,看上去十分親切,我肯定沒有人會介意,除你自己。""

"一個人沒有充分的理由而洋洋自得,多麼幼稚,
一個人即使有充分的理由而不知收斂,亦即時淪為膚淺。
原來男人同女人看她,都是因為她姿態輕狂。"

"我們想要的,不見得是我們需要的。"

"好奇心會殺死貓兒。每個人都有權利保留一點點秘密,
知道有這麼一件事,非加以處理不可,不知道,也就算了,樂得清閒。
她擱起雙腿,這是少女們不會明白的處世竅巧:不聞不問。"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腦子的經驗和身體的磨練,都是人生的必經旅程,
沒有苦難的傷疤,又如何看得到終點?
匆匆一生,無論外表如何,
死亡從來沒有變得比較遙遠。
欣賞肌膚的每一吋紋路,
從中細讀自己走過的每一步
感謝過去的自己成就今日的我。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