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.4.17

以我的出身條件,能做到這樣,已盡全力


"剛出來做事之際,人與事老是分不開,動輒臉紅耳赤,淚盈於睫,日後練得人事分家,她曾子佳代表某公司,食君之祿,忠君之事,事成與否,完全不上心,這才好過得多。"

"老闆永遠是對的,非做下去不可,同他吵是白吃虧,有朝一日另有高就,更加不用多費唇舌。"

“見人之際,虛偽一點,嘴角總要朝上,瞇瞇笑,像我們出去開會,管你心中又苦又酸又澀,臉皮上切勿露出來,若連控制五官的能耐都沒有,回家去痛哭,不要出來現世。“

“各種生涯都有陰暗一面,我們縱然辛苦,也不比豪門少奶奶更怨。“

“曾小姐,在你口中,無論是個怎麼樣的處境,你還是覺得有可取之處。”
子佳笑,“非這樣不可,一定要在生活中自得其樂,對我來說,沒有家累,十分輕松,有份職業,是精神寄託,這也都是事實,我不鑽牛角尖。”

“以我的出身,以我的條件,能做到目前這樣,實在已盡全力,於心無愧,若非自愛,焉會如此努力。"

亦舒《變形記》
(關於工作的摘錄)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